这是一个抓拍的巧合(☆_☆)

黄昏的变奏

在海南的时候!

《临终》——————群青

为什么天空呈现出迷人的蓝色?因为他让人释放心灵的同时更像一方净土遥远而神秘。————天蓝色的我。

”先生!先生!“初桃嗲声嗲气的喊着。

看见气喘吁吁跑来的初桃,先生急忙接过初桃手里的沉甸甸的包裹。他不用看就知道这是敖那家伙的,就算是到了快递发展到十小时到货的这个时代先生也不会去网络上购物,就像差点被淘汰掉的手写书信,纸质报纸那样的旧物,先生似乎处在时代边缘喜欢旧物的他没有手机电脑,但一旦出事他总会第一个就会出现,让所有人都会感到很意外。

看了看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满脸写着我是清白的里顿,哎,现在的年轻人啊!

传来咚咚的下楼梯的声音,穿着灰白相见的休闲装的敖打着哈欠顶着比先生还要深的黑眼圈犯...

《临终》————青柠 续

请睁开双眼,无论那扇崭新的大门后面是耀眼的白色光亮还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怀揣着青春的悸动和年轻的心,寻找那无知的新世界。————————纯白色的我

“阿川,到了。”陶孝的声音把平川从繁杂的思考中带了回来。

“怎么样?比你们紫山私立的初中部的教室要高大上吧。”陶孝嘚瑟的说道。

虽然是早有听说龙榕书院的教室配备齐全,但亲眼那天花板上两个垂着的巨大的中央空调还是让平川吓了一跳,立马想起那一个个在紫山私立的堪称燥热的盛夏,男生们卖力地提着冒着白气的冰桶,女生们边冒汗边挥动着垫板,功率小到只能给予坐在前面两米的学生的旧式空调,那一个个卖力的电扇可惜只送来了夏季火热的气流,如果问紫山私立的学生为什...

《临终》——————青柠

每个人的故事就像是一部一部的养成游戏,命运操纵着游戏杆,剩下的就是我们这些被设定成主人公的工作,坚定不移地按照主线走下去,再平行的人生也会被命运脑海里的剧本的推动下相互交际,最后相遇,相离。——深黑色的我

嘀嘀嘀,嘀嘀嘀。闹钟那闹心的要喊,生生的将平川从睡梦中拽出来。就算是夏平川这种人体生物钟很准时的人也是敌不过昨晚闹腾的整理和清点。他揉着眼睛下了床,发现昨晚明明梦到什么但一早上醒了就什么都不记得了。算了,开学可是现在的头等大事。

平川抓过床头的闹钟关掉开始使人心烦的声音,迅速换上挂在衣架上的衣服,洗漱完,坐到餐桌边。罗焱瑛端着刚热好的牛奶递给平川,“川,还想叫你小子起床的,自己倒是很自觉...

《临终》——说书人

江南的梅雨季节后,川城原本披上的一层密密的灰白的薄雾轻纱被湛蓝色天空中的清新阳光轻撩在城边葱茏的山腰间。川城像一名被掀开神秘面纱的温婉女子静静沉睡在山间,苍绿的大山轻柔地吻着城。

川城的老城墙泛出苍白,青色的石砖挤出点点黑绿色。”川城“两个方正的大字镶嵌在十米高的正门上方,上面蔓生着一层薄薄的青绿色苔藓,透着一股子沧桑与神秘,使人不禁一看。

城下带头的一名年轻男导游利索的甩干雨伞收进挎包内,拍了拍带着杂音的喇叭喊着集合。树上正在小憩的麻雀被吓的扑腾的翅膀急忙飞到另一棵更大更安稳的树上。

零星的游人收起伞,还有几个没有出行经验的忘带伞的也急忙摘下头上湿透的廉价帽子朝着导游走去。因为正值旅游...

欸……淘到的durarara,话说你们何时修成正果爱?!


漫展上的题字的老爷爷看到洒家要题的字各种不屑的眼神看我(喂!)洒家和洪帅逼两人相视一笑~反正回头率高的吧(恩。。。大概~)

我公肯定不晓得扇子上字是什么意思爱~